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20:00:4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目前网文合同问题大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还有其他理由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常有网络文学作者与影视制片公司、网站、平台等的诉讼纠纷,侵害作者权利的现象发生。究其缘由,多是合同约定不明引致的版权归属纠纷、利益分配不清等问题。创作者是弱势个体,一旦涉及侵权,在面对强势平台方、影视方时,往往维权艰难,长此以往会破坏整个网文圈的创作生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您为什么建议删除“离婚冷静期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离婚冷静期”还可能引发结婚率与生育率降低。根据2018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来看,我国从2014年以来,结婚率连年走低,由9.6‰降至9‰、8.3‰、7.7‰。2018年更创新低,只有7.3‰。任何一种关系模式,如果只有顺畅的进入机制,没有顺畅的退出机制,都会影响人们选择进入的意愿,让人们变得谨慎。结婚也同样如此。当离婚的成本变高,变成不能说离就离,而是经历一个月离婚冷静期的拷问才能离时,对于那些想要步入婚姻的人们来说,无疑增加了望而却步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就目前而言,网文领域实质存在着一个“格式合同”,就是各大网站与作者的网文更新分成合同。这个合同的原始版本很简单,就是作者在平台上传作品,平台按读者购买额,与作者五五分成。在一定程度上,对网络文学起到良好的推进作用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甲方年年升级新版本,对作者的权利步步侵蚀,直至引起作者大面积反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文领域版权归属纠纷等影响创作生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彭博社称,与特朗普的吹嘘相反,美国的检测水平并不出色。美国每千人检测数据仅排在全球第16位,落后于世界许多国家。报道称,尽管美国加大了检测力度,但专家仍然担忧,认为美国要想重启经济,这些检测还不够。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上周称,美国每天检测量至少要超过90万才能保证安全重启,而目前的检测量只相当于约1/3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5月6日,全国政协办公厅同志打电话给我,确认大会议程会有一分钟的默哀仪式。”冯丹龙对自己提交的这件有可能是史上最短的提案,也是颇为满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蒋胜男:虽然有规定重婚、家暴、遗弃、恶习等情形没必要设“离婚冷静期”,但要如何判断这个家庭是否该设冷静期,标准是什么?谁来认定?无法落实,这也容易造成自由裁量权的滥用。再者,因为民间家务事避讼畏讼传统观念的影响,最终走向诉讼离婚的情况偏少。而且离婚诉讼中还存在着“久调不判”、“多数驳回”的现实存在,在诉讼离婚如此困难的情况下,人为再增加协议离婚难度,容易造成更多社会问题。